中新网福建新闻正文
中新网 >> 福建 >>

防控疫情中的“隐形战士”

——

2020年02月13日 11:34:56 来源:福建日报
分享到:      
12日,省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福州市中医院,进行流行病学调查,排查该院接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。
 12日,省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福州市中医院,进行流行病学调查,排查该院接诊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。

  一切从确诊的那一刻调查起。

  确诊前,患者都去了哪里、接触了谁?

  确诊后,有没有又去哪里、接触了谁?

  为了弄清这两个问题,有一群人白天奔走在医院、超市、饭店、患者居所等地,夜里加班加点梳理线索、分析研判、通报信息。

  顺着蛛丝马迹,他们与时间赛跑,寻找密切接触者。

  他们是来自福建省、市、县(市、区)三级97家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,他们正在为新冠肺炎疫情的“防”“控”拼尽全力。

  “防”住! 让密切接触者快快现身

  2月12日,新冠肺炎确诊患者李某某的活动轨迹一经媒体公布,福州市不少居民立刻自发“排雷”:

  1月27日下午1点半至2点,有谁也去过某超市某分店?

  1月30日中午,有谁恰好与患者同在某某路某某小区?

  2月2日上午10点半,有谁去了某公园?

  ……

 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,群防群治是一项关键措施;群众的力量无穷大,越多人参与,密切接触者就能越快现身。

  而这份活动轨迹,当天也写在李某某的流行病学调查报告(简称流调报告)中。

  12日晚上7点,省疾控中心应急处置与疫情管理所内,该中心驻福州流调工作组的几位成员正在撰写李某某的流调报告。

  当天,省、福州市、福州鼓楼区、福州晋安区一共出动22人次调查李某某的传染源和密切接触者。成员们兵分两路,一路前往福州肺科医院,向患者面对面进一步了解情况。另一路前往患者确诊时所在的医院,去了解患者就医前后都接触过哪些人。

  “我们调查了2月10日之前,这位病人的去向、具体接触了谁、对自己的防护做到什么程度,还了解到病人的生活习惯、兴趣爱好。”一名成员说。

  其中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是问患者第一次感觉到身体不适的具体时间。“这是为了判定病人准确的发病时间,进而锁定病人发病后接触的人员,判定密切接触者。”该成员说,“时间越精准,排查到的密切接触者人数就越准确。”

  然而,并不是所有确诊患者的发病时间都能被准确判断,患者受访时的身体状况、回忆的程度都会影响判定。“如果不能判定准确的发病时间,我们暂时只能把这个时间判定为病人就诊的当天。”该成员说。

  就在前述几位成员梳理的同一时间,隔壁办公室里,流行病学调查组(简称流调组)轮班人员,正在审核当天各设区市报送上来的确诊病例的流调报告初稿。

  “这个病人的流调报告写着他是和儿子一起搭飞机来福州的。确定是搭飞机来的吗?”组长欧阳榕边盯着电脑屏幕边问道。

  “不是。他儿子那份流调报告写的是两个人分别在不同时间回来的。”斜对面一名组员立刻回答,“我马上再核实一遍。”

  审核中一旦有信息出现疑问,核实必须马上进行。流调组成员分成两班轮值,24小时不间断工作,全省每一位确诊患者的流调报告,都要经过他们审核、分析。

  疫情发生以来,省疾控中心应急处置与疫情管理所成立了疫情组、流调组、密切接触者管理组、信息报告组、驻点流调(现场指导)组等几个工作小组,负责汇集疫情信息,管理密切接触者信息,对相关信息进行统计分析、风险评估和趋势研判,向相应部门提供疫情防控指导和建议。他们像一群“侦察兵”,让密切接触者快快现身。

  “控”住! 让密切接触者不成为新传染源

  12日下午,在福建省第六场新冠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,莆田市副市长胡国防、市卫健委党组书记黄玉明介绍当地开展疫情防控工作的情况。

  近段时间以来,该市常太镇金川村聚集性疫情受到群众高度关注。

  莆田城厢区常太镇金川村共有户籍377户1642人,下辖7个自然村,其中金山自然村户籍118户551人。金川村共有武汉返乡人员7人,其中何某某等6人属于金山自然村。

  1月25日,当地发现3名来自该村同一家庭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。次日,3人检测结果均为阳性。当日下午,莆田市立即对该村实施封闭式管控。

  经流调排查,发现这3人曾先后参加该村1月16日、18日两场露天宴席,且其间频繁参与打牌、搓麻将等活动,与大多数村民交往密切,活动轨迹复杂。

  1月27日,经省级专家组会诊,确认金川村疫情为该市首起聚集性疫情。至目前,金山自然村已确诊病例24例。

  金川村疫情发生之后,莆田市迅速实行整村封闭管控,严格村民进出,做到户户不连。省、莆田市、莆田城厢区三级疾控专家和工作人员扎在一线,和当地相关部门人员一起流调排查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疾控专家发现,按彼时的防控要求,金川村虽做到了封村、做到了隔户,但在同一家庭内,各成员之间却做不到隔离。

  疾控专家建议:“只做到居家隔离不足以实现疫情防控,必须尽快采取更严格的防控措施!”据此,莆田市立即对金川村进一步提高全村疫情防控级别,对居家隔离和集中隔离人员,实施最严格的管理措施。

  “我们征用了常太敬老院以及四家星级酒店作为集中隔离点,除一户留一人居家隔离外,其余436人全部转移到集中隔离点。同时,严格落实一人一间,严禁相互串门,并定时对集中隔离点和村居公共环境进行消毒。”胡国防介绍说。

  同时,莆田市对金川村居民实施分组包户,入户排查线索,对集中隔离者和居家隔离者,定点定人定责,落实好规范医学观察流程,做好心理疏导和健康档案管理。在处置金川村疫情的基础上,该市还加强对全市共有的27个密切接触者医学观察点的管理。

  “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,我省疾控专家和工作人员被称为‘隐形战士’。他们在病毒实验室里争分夺秒进行病毒核酸检测,到隔离病房与患者面对面开展流行病学调查,为疫情防控献策献计,对广大群众进行科学防护知识普及。只要让密切接触者尽快现身,让密切接触者不再成为新的传染源,一切的努力,都值得。”省疾控中心党组书记、主任郑奎城表示。(记者 储白珊/文 张永定/图)